• 女儿骚来母亲浪
  • 发布时间:2018-02-04

阿姨看到我跟丹丹又要开始第二次男女大战,悄悄的向床边爬去,我怎麽可能让阿姨走,我一定要把这个成熟的尤物彻底的征服,让这朵美丽的牡丹在床上爲我绽放。

  我从正在卖力舔弄我大鸡巴的丹丹口中抽出了大鸡巴,一把抓住阿姨的脚踝把她拖了过来,可能是用力太猛的原因,阿姨惊叫一声一下子倒在了丹丹双腿的中间,一睁眼,她女儿粉红的嫩穴就摆在眼前,阿姨的双颊浮上了两朵红晕,鸡巴上传来的胀痛感让我惊讶于阿姨的魅力,想起了刚才阿姨在床上欲拒还迎的样子,我怒挺的鸡巴又涨大了几分。

  「阿姨,别走嘛。我们在一起玩玩?」

  「你个畜生还敢说这样的话?刚才的事儿已经很不应该了!」阿姨声色俱厉的拒绝。

  色迷心窍的我才不管阿姨的反抗,一下子把阿姨按倒,就向她的下体亲去,双手托起阿姨雪白的大屁股,脑袋用力的往她的跨间钻,先用牙将阿姨刚刚穿上的白色的蕾丝镂空内裤咬成一根细条,居然感到有液体被挤进了口中,原来阿姨看我和丹丹激烈的六九内裤早已被淫水浸透了。也是,一个久旷的少妇,刚刚经历了高潮,在看着自己的大女儿和小女婿的音乱,那种刺激不是言语所能表达,紧接着就把她的两片粉红而肥大的阴唇和夹在中间的内裤一起夹在嘴唇间,拼命的向外吸吮,立刻就有更多的骚骚的淫水涌了出来。

  「啊……不要……会……会不行的……啊……怎麽可以……可以这样……怎麽……对的起彤彤……呜呜……求你了……不要……」阿姨一边呻吟着,一边反抗:「啊……爽……我……啊……我不要……不…要让丹丹……啊……不要让丹丹……看……啊……看我这样……求……求你……丹丹……不要……不要看……」理智和欲望不停的冲击着阿姨,理智告诉她这样不对,可是下体传来的一阵阵如潮的快感,却在慢慢的侵蚀着她的理智。

  「妈,我知道你也这些年也忍得很苦了,人总需要放松的,放纵自己一次也没什麽的。就像我,明明知道和阿旭发生关系不对,可是我还是忍不住,而且,我们所做的,不会对彤彤有任何伤害的,我们都不会跟彤彤说,也不会影响她们以后的生活。今天,你就放开一次,好好玩玩好吗?」「真……啊……真的……不会……啊……不会有人知道?嗯……好舒服……我又要……要……不行了……」听了丹丹的话,阿姨好像有些意动:「你……不会……不会看不起……看不起妈妈……啊……觉得……妈妈很淫荡……」「当然不回了,这些年,爸爸总是不在家,同爲女人,我知道妈妈你有多难受,如狼似虎的年纪,却经常独守空房,妈,苦了你了。」「对啊,阿姨,没什麽的,你就当我是一个外人,不是你女婿。」听到阿姨有些松动,我连忙停下口里的活儿,劝道。

  「嗯……别停……你……当我是……当我是什麽人……随便的男人……啊…就能操我?」仿佛不满意我的话,阿姨说。

  「不是不是,您就当我是叔叔,叔叔好吧。」听到阿姨的话,我大喜过望,知道大被同眠有戏了,连忙说道。

  「哎,你叔叔?她要是有你这本事就好咯!」仿佛提到了阿姨的伤心处,阿姨的神色有些黯然,突然间,她反映了过来,自己不应该跟自己的子女说这些,由于性爱而略有些发红的脸更红了。看到如此诱人的景色,我把阿姨的蕾丝小内裤扒开,一口含住了粉红的阴蒂。

  可能是生过孩子的原因,阿姨的阴蒂比丹丹和彤彤的大一些,下面的液体也比她们的多。「嗯……你好会亲……嗯……好舒服。」丹丹也趁机抓住了阿姨的双奶,使劲儿的揉着阿姨烟囱状的奶头。自己的小嫩穴在母亲的大腿上摩擦着。

  丹丹双手捏着阿姨丰满的大奶子,尽情的揉搓,这对儿奶子比自己引以爲傲的奶子更加的圆润丰满,并不像其她生过孩子对的人那样下垂,反而骄傲的挺立着,手感好得不得了,既柔软又有弹性,尤其是那两颗小烟囱般的小奶头儿更是性感,一上了手就很难再舍得松开了。结果就是丹丹这对儿漂亮的奶子,将圆滚的屁股在阿姨的双腿上摩擦。

  阿姨这下可美了,双臂平摊在床上,胸脯和自己的小穴两处都被搞的奇爽,反正都是一个是自己的女儿,一个是自己的女婿,什麽廉耻啊、道德啊、伦理啊什麽的,也顾不了那麽多了,「啊……丹丹……你亲的…亲的妈好舒服……啊…阿旭……你好会亲……啊…不管了……我啊……唔……唔……唔……」阿姨的嘴突然像是被堵住了一样,淫叫声变成了呜咽,原来是丹丹把自己的屁股撅到了到了阿姨的头前,用自己的小骚逼堵住了阿姨的嘴。

  阿姨一边爲自己的女儿进行着口舌的服务,一边享受着女婿对自己淫穴的亲吻,早已把一切抛到了脑后,忽然推开了丹丹,跪在我的面前,一把抓起了怒张的大鸡巴,吞吐起来。「唔……好大的鸡巴……从来没见过……唔……」丹丹刚开始被母亲突然地转变吓到了,楞了一下后,爬到阿姨撅起的大屁股前,扒开用力的扒开阿姨的臀瓣,轻轻挑弄着阿姨的小菊花。

  「嗯……不要……唔……那里脏……」阿姨一边吞吐这我的大鸡巴,一边左右晃动自己的大屁股抗议。

  「你们等下,我去拿点东西。」丹丹仿佛想到了什麽,跳下床向她的房间跑去。而我也一边享受着阿姨的口舌服务,一边揉弄阿姨的大奶子。

  「啊……阿姨……叔叔真有福啊……你好会舔……啊……好舒服……」「我才没有帮她舔过,都是跟毛片上学的!」简单的舔弄我的大鸡巴跟本不能满足阿姨高涨的淫欲,她用右手握住我的大鸡巴,上下套弄了几下,一口含入整个大鸡巴,摸着我坚硬的鸡巴上暴凸的青筋,阿姨简直要飞起来了,她左手伸进自己的内裤,拇指压在从包皮中顶出的阴核一陈猛揉,两根手指插入阴道中抠挖着。

  阿姨品尝着嘴里的大鸡巴,仔细的舔着龟头下的一圈肉棱,又用柔软的舌背在顶端轻敲几下,把舌尖抵在我由于兴奋而张开的尿道口上旋转着,还一下一下的向下顶,好象要把她的香舌插进我的马眼里一样。

  阿姨缩着双颊,嘴唇箍的紧紧的,大鸡巴在她嘴里一进一出间,也带动包皮上下翻动。

  有时更是让我的大鸡巴插入喉咙里面,用娇嫩的咽喉磨擦着我的龟头。而每次阿姨深喉时,我由于兴奋玩弄她大奶子的手就会更用力,阿姨也会感到更强烈的快感。

  于是阿姨就干脆脆就只用这一种口交的方法,只在喘不过气的时候才吐出我的大鸡巴,好让我更兴奋。我想是时候让阿姨舒服一下了,把鸡巴从阿姨的嘴里抽了出来。

  右手的中指从侧后方钻进了阿姨的内裤里,往她的臀缝中一探,不偏不倚的按在了阿姨的菊花蕾上,在没经过任何润滑的情况下,狠狠的捅进了她紧凑的肛门里,在她娇嫩的肠壁上按揉。

  「啊!」

  撕裂般的疼痛使阿姨的身体猛烈的痉挛了一下儿,但她体内的淫荡因素仿佛被激发。对疼痛没有任何痛苦的表现,仰起的俏脸上反而出现了变态的如痴如醉的神情,「阿旭……啊……啊……玩儿我……玩儿我……把你玩儿女人……玩儿女人的本事都……都用在我身上……啊……啊……」阿姨不符性格特征的话让现在的情况变得更性感了,我这是才发现比起温柔来,阿姨对粗暴更有感觉,我一把抄起阿姨的双腿,把她掀翻在床上,一把撕下她的内裤,左手掐住她粉红色小穴顶端勃起的小肉球儿搓揉,右手的食中二指并在一起,「噗!」的一声插进了她娇嫩的屄缝儿里。

  阿姨的骚逼已经变成水帘洞了,我的手指进入的很猛,把大量的淫水儿挤了出来,在她的屁股下面形成了一大片湿迹。

  我抠的很卖力,手指拼命的往女人阴道的深处捅,猛烈的挖弄不仅发出了:

  「

  咕叽咕叽!」的淫声,还使得不断涌出的淫液四散飞溅而出,在白色的床单儿留下星星点点的水渍,加上刚才的那一片,仿佛绘成了一朵怒放的菊花儿。

  「太……太棒了……啊……」

  阿姨双手用力的揉着自己雪白的大奶子,两脚撑住床面,双腿弯曲,把臀部悬了起来,每隔两秒锺向斜上方猛挺一下儿,由于极力的缩紧,柔软的屁股蛋儿的两侧出现了两个圆坑,她只觉得自己的子宫都要炸开了。

  「快……要……嗯……我要……给我你的大鸡巴……我要大鸡巴……啊……给我……」我真是被阿姨端庄的外表这不爲人知的一面所吸引了,右手继续抠着屄,左手改爲了捏乳,脑袋探进她的双腿间,嘬住可爱的阴蒂吸吮了起来。

  「啊啊啊……」

  阿姨的声音似哭似笑,右手拼命的在床上拍打着,阴道收缩的力度突然间加大了,淫液的分泌量也急速的增加,她被指奸到了高潮,「呼……呼……呼……阿旭……阿旭……鸡巴……给我大鸡巴……啊……用大鸡……用大鸡巴捅我……捅我……」看着阿姨淫荡的样子,不用人叫,我就已经忍不住了,把身子往前一拱,双肩就卡住了女人的腿弯,怒涨的大鸡巴正好儿搭在了她的阴门上。

  阿姨仿佛比我还急,她的双手全都伸到了自己的屁股后,扶住烧红了的铁棒般的大鸡巴,在自己的阴唇间滑动了两下儿,就把圆大的龟头儿纳进了饥渴的淫穴中。

  我一感到自己龟头的尖端被火热的嫩肉包裹住了,立刻就开始疯狂的肏干,狠插猛抽,把阿姨的骚逼撞得啪啪作响,「好……好极了……够骚……够热……够滑……」「操我……操我……使劲啊……阿旭……狠狠地草死我……」阿姨不只被动的挨操,她还主动寻求增加性快感的途径,左手碾着自己的阴核儿,右手揉捏自己雪白的大奶子,这些跟粗大的男根对自己娇柔的阴道内壁的超快磨擦、子宫的强力撞击比起来,只能算是微不足道的附加。

  我被阿姨淫荡的样子弄的兴致高涨,把阿姨的右腿向边儿上一压,自己的左腿一擡,形成了跨跪在阿姨右大腿上的姿势,同时还是把她的左腿扛在胸前,还迫使她把上身也向左侧扭了过去,这样自己在毫不减速操她小骚逼的同时,还可以一边亲吻她的小腿一边抚摸她的大腿,左手还能抓着她的大奶子揉来揉去。

  阿姨左手抓着自己的左脚腕儿,右手捂着自己的眼睛,就算是在极度的眩晕中,她仍然没有停止大声的喊叫,仿佛要把内心的快乐和肉体上的极度的满足和愉悦毫不保留的宣泄出来。

  「跪起来。」我要用自己最喜欢的体位,我的口吻完全是在命令阿姨,一点儿不像平时对彤彤的那样温柔体贴。

  「是……是……阿旭!」阿姨出奇的顺从,并没有意识到我是她的女婿,阿姨美丽的脸庞上尽是迷离的表情,缓缓的翻过香汗淋漓的娇躯,撅起了丰满屁股,但双臂却无力支撑身体,弯曲着摊在螓首两侧,两手抓着床单儿。

  我双手死死的捏住女人圆滚的臀峰,往两边用力的撕开,粗长的大鸡巴缓慢的、一寸一寸的顶进了她粉嫩的阴穴里,眼看着汩汩的淫汁被压迫而出。

  阿姨的身材绝对是属于健美型的,一点也不像两个孩子的妈妈,没有在生産后发福的她的屁股跟干瘪完全不沾边儿,不仅形状圆润,弹性更是出衆,男人每在上面撞一下儿都会産生和肥美的大屁股一般的涟漪。

  这个动作我操阿姨只用了不到二十秒,就发现自己从阿姨那里得到的反应远不如以前,既然阿姨对粗野有着这麽执着的追求,我就又恢复到了飞快的在阿姨的骚逼里进出,同时又加了点儿料,左手的大拇指找准时机,在她粉红色的小屁眼儿微微张开的时候,坚决的挤了进去,右手高高的举起,又重重的落下,在阿姨丰满的屁股蛋儿上留下了一个掌印。

  「啊!」阿姨尖尖的叫了一声,但没有任何埋怨的声音发出。

  反而把自己的大屁股厥的更高了,看到这个情景,我连续不断的拍打着阿姨的美臀,每打一下儿,都能感觉到阿姨的阴道産生更强的收缩,小嫩逼的这种一缩一放的蠕动带给我更加强烈的快感,致使我越来越用力,不停地在阿姨雪白的的啊屁股上留下一个个的手印。

  「要……要死了……要死了……」阿姨的叫声渐渐的从声嘶力竭变爲了现在的轻轻呜咽,她的脸埋在床上,虽然快感仍旧如潮,但却已无法做出激烈的回应了。

  「啊……舒服……啊……我要要射了……」我的精液毫无保留的注入了阿姨的体内,然后就俯身压在了她的后背上,闭着眼睛温柔的舔吻她的肩头。

  两个重叠在一起的人静静的待了有好几分锺,阿姨还在尽量的调整着呼吸,但体力已经有了些许的恢复,「阿旭……呼……我还想……呼,还想要,你……你还行吗?」「那要看阿姨你的功力咯!」看到了阿姨放荡的一面,我再也没有了一丝拘谨,调笑道。

  这时候丹丹拿着两套浅灰色的内衣、吊带袜和两双银色亮皮高跟鞋,却没有内裤走了进来,看到我和阿姨正在调情,高兴的走过来,「小旭子,你可真有办法。妈妈,以后咱们母女俩就共侍一夫。」丹丹扔了一套给她的母亲,自己也穿上了一套,等丹丹和阿姨穿上,才看出那胸罩根本就只托在大奶子的下缘,让它们更加上翘,大半的乳肉和乳头都暴露在外。丝袜的上缘是一圈宽宽的蕾丝花边,加上两条吊带连到腰上的吊袜圈上。

  看的出,丹丹对性还是挺舍得花钱。

  「妈妈,你好美!」

  「再漂亮也没有丹丹你美啊,毕竟岁月不饶人呢。」这对女人可又抱在了一起,捏揉彼此的屁股。热情缠绵的接吻,使两对丰满的肉体不停的相互磨擦,四颗鲜红的奶头早以硬立。

  丹丹伸手抠摸着阿姨的美穴,发觉她和自己一样,也是春潮泛滥了。

  「妈妈,让我来伺候你吧。」丹丹坐起来,一脸媚笑的看着阿姨,从身后柜里拿出了一条很特别的内裤。皮制的内裤裆部有两根黑色的假鸡巴向两边伸出,向里的一根比较短小,向外的那根就粗长了许多,假鸡巴上还有一粒粒的突起。

  丹丹夸张的伸出舌头,在假鸡巴上舔了一下,斜着眼看着阿姨。丹丹把内裤套进双腿,拉到膝盖上后,换成跪姿,「妈妈我来伺候你吧,报答你这麽多年忍受寂寞照顾我和妹妹。」上牙咬住下唇,下颌上扬,双目微闭,将短小的那一头插进了自己的阴道之内。然后打开阿姨的双腿,把假鸡巴的另一头缓缓插进了阿姨的美穴。

  「阿姨,你放开点,都是自己人。」看到阿姨仿佛有些不能接受,我劝道。

  「哎,不管了。」阿姨叹了一口气,缓缓的把自己的腿放在了丹丹的肩膀上了,让假鸡巴插入了自己的淫穴的最深处。

  「嗯……嗯……舒服……还……还有刺……嗯……受不了……」刚刚插到底动了几下,阿姨和丹丹就同时叫了起来。

  我蹲在阿姨的头部,把刚刚射过有些疲软的大鸡巴塞进了丹丹嘴里,丹丹卖力的吞吐着我的大鸡巴,而阿姨却无师自通的亲吻起我的肛门,小舌头在我的肛门边打转,有时还淘气的一伸一伸的。

  「嘶!」双重的快感让我的大鸡巴在丹丹的口中慢慢的复苏,丹丹一只手扶着阿姨的腿,扭动着小蛮腰抽插着阿姨,小嘴狠狠地吸住我的龟头,把我的鸡巴拉直,用另一只手快速的撸动着。

  不一会儿,我就被强烈的快感淹没,大鸡巴重展雄风,在丹丹的嘴里膨胀到了极限。

  我拉开丹丹,把怒涨的鸡巴插进了阿姨的骚逼,「嗯……舒服……阿旭……我要被你操死了……」经过肏干了几十下后,大鸡巴已经被淫水沾满。我让丹丹重新用假鸡巴插到阿姨的身体里,而我则扒开丹丹的屁股,一寸一寸的吧沾满淫水的大鸡巴插进了丹丹的小菊花里。

  「啊……有点疼……慢点……」刚开始,我慢慢的抽动着,过了一会儿,丹丹的小屁眼已经习惯了粗长的来客,我开始加速操动。每次我的腰一挺,丹丹就跟着一挺,阿姨就:「啊!」的一声,就这样,随着我的节奏,我操着丹丹,丹丹操着阿姨。

  「嗯……好舒服……啊……大鸡巴……大鸡巴哥哥……我不行……我要来…要死啦……」「嗯……丹丹……你弄的我……我好舒服……啊……」我在丹丹紧凑的肛门中抽查了三百多下后,丹丹和阿姨同时达到了高潮。我拉开累的趴在阿姨身上的丹丹,示意她在一边休息一下。

  我跪在阿姨双腿间,用怒涨的鸡巴在她的小嫩穴上摩擦了几下,缓缓的来到了肛门处,仿佛知道了将要发生什麽,阿姨惊慌的说:「那里不行,会疼死我。

  你叔叔都没有过。」

  「你的小嘴不也就我操过麽,没事儿的。」说着,我缓慢而坚决的把怒涨的鸡巴插入了阿姨的肛门。

  「啊……疼……慢点……」我插入后并没有动,而是亲吻着阿姨胸前的小樱桃。

  「嗯……受……受不了了……快……快用大鸡巴操我的小骚屁眼儿……」阿姨果然有一定的受虐倾向,我的大鸡巴插进去后,没过一会儿阿姨便淫叫着让我插她,美人有邀我怎能拒绝,我把阿姨的美腿扛起来,开始快速的抽动。

  「嗯……舒……舒服……原……原来……插……插后面都……这麽……舒服啊……用……用力……使劲儿操我……操烂我……啊……」过了不一会儿,丹丹不知什麽时候脱掉了带假鸡巴的小内裤加入了我们的战团,不知是休息好了,还是被阿姨淫荡的叫声所吸引,屁股撅到我的脸前,我毫不犹豫的吸住了丹丹的小阴蒂,丹丹一边被我亲着,一边和阿姨接吻。

  「嗯……大鸡巴……大鸡巴哥哥……你……啊……好会……好会亲……」看着丹丹也有些渴望的神情,我缓缓的抽出在阿姨屁眼儿里肆虐的阳具。

  「嗯……怎麽……怎麽停了……」仿佛不满我突然抽出鸡巴,阿姨抗议道。

  「别急,马上。」我躺下后,扶住阿姨的腰,让她面朝着天花板,把大鸡巴再一次操进了她的屁眼儿,同时又示意丹丹穿上皮质内裤,把假鸡巴插进了阿姨湿润的小穴中,一起开始肏干。

  「啊……天啊……不要一起来……我会……啊……会死掉的…啊……啊!」阿姨简直快被奸疯了,能感到两根坚硬的棍棒隔着肠壁和阴道壁撞到一起,她已经有了腾云驾雾的幻觉,生怕自己叫出不堪入耳的话来,只好用和丹丹疯狂的接吻来堵自己的嘴。

  可淫言浪语还是从两人的嘴唇中漏了出来,「阿旭……啊……阿姨要……啊我要被大鸡巴操你死了……啊……要被操穿了……丹丹……小穴被你插的好爽…啊……阿旭……玩死我吧……我要死在你的大鸡巴下……啊……」我和丹丹都是第一次见庄重的阿姨如此的热情兴奋淫荡无比,也被她所感染了,不由的提高了鸡巴的速度和力量。这一来,阿姨更是快感如潮,连到三次高潮后,「啊!」的大叫一声,无力的躺在床上,享受着高潮的余韵。

  见到阿姨被满足了,我又把目标转向了丹丹,我把丹丹的皮质内裤脱掉,跪在丹丹的双腿间,一歪头,像接吻一样,双唇对住两片粉嫩的大阴唇,舌头插入张开的阴道里活动着,大量滑腻的爱液涌入嘴中。一手按在极度勃起的阴核上揉弄,一手抓住坚挺的奶子把玩。

  丹丹双脚撑住床沿,屁股离开了床面,一手猛攥床单,另一手的手背堵在嘴上,「唔……唔……嗯…」发出不知是喜是悲的声音。我双手捏住丹丹的翘臀,舌头拼命的向小嫩逼里探,像要把头都挤进去一样。

  「唔……啊……好舒服……好美……嗯……唔……」虽然极力的想控制住自己的呻吟怕吵醒母亲,可浪语还是从指缝中钻了出来。

  男人的舌头跟女人的没什麽不同,可男人更有献身精神,「咻咻!」的吸吮声不断从下身传来,我卖力的舔弄着丹丹粉红的嫩穴,一方面是对丹丹今儿表现的嘉奖,一方面是被阿姨的淫荡和端庄的反差所感染。

  可能是丹丹以前的男朋友从来也不曾在这种口舌服务上多下工夫的原因,也许是我的技巧真的高出一截,丹丹对我的口舌服务很是满意。就在我的手指插入后庭的一刻,强烈的电流窜过丹丹身体的每一个角落,丹丹子宫颈口大开,阴精猛泄,达到了高潮。

  我自然是一滴不露,全含在了嘴里。接着压到丹丹的身上,将满嘴淫液,阴精和口水的混合物渡了一半到丹丹的嘴里,将另一半咕嘟一声咽了下去:「真是好喝啊。」丹丹闻言也咽了下去,其实酸酸咸咸的,跟本不像我表现出的那麽美味,丹丹的眼角有些红了。

  「大鸡巴哥哥,人家要嘛。」

  「别急,宝贝,好戏还在后面呢。」说着,我就起身站在她双腿间,膝盖前曲着,顶在了床沿上,拉着丹丹的大腿,把怒涨的大鸡巴对准了鲜红的阴道口,「卟!」的一声肏干了进去。

  九浅一深的插法磨的丹丹难忍难奈,「啊……啊……大鸡巴……大鸡巴哥哥我痒死了……难受啊……快点……深点嘛……」两腿箍住我的腰身,一挺一挺的用力向里拉,以求我能进入的更深。看到小妞也真是浪的可以了,我上身趋前,握住雪白大奶子上粉嫩的乳头,一轮三百多下的急攻,干的丹丹魂飞天外。

  「啊……啊……啊……涛……大鸡巴……大鸡巴哥哥……要死了啊……人家要被你弄死了……啊……」疯狂的肏干了几百下,在丹丹达到了三次高潮后,我才飞快的抽出大鸡巴,蹦上床,一屁股坐在丹丹的两个嫩乳上,一手拉起她的头,一手猛的掳了几下鸡巴,射在了丹丹的嘴里,丹丹妩媚的看着我,把我的子子孙孙一滴不剩的喝了下去,喝完后,还意犹未尽的天天嘴唇……

  疯狂的肏干了几百下,在丹丹达到了三次高潮后,我才飞快的抽出大鸡巴,蹦上床,一屁股坐在丹丹的两个嫩乳上,一手拉起她的头,另一手猛掳了几下鸡巴,射在了丹丹的嘴里,丹丹妩媚的看着我,把我的子子孙孙们一滴不剩的喝了下去,喝完后,还意犹未尽的舔舔嘴唇……这时,阿姨悠然醒来,看着被弄得一片狼藉的屋子,看看自己身下那一片片水绘图,脸一红,大概是想起了刚才自己的淫荡和疯狂 了掩饰自己的慌张,赶忙板起脸:「赶紧收拾一下吧,一会儿彤彤回来,看见我们这样子,我估计她想死的心都有了。」闻言,我们赶紧把床单什麽的换掉,又去浴室洗漱了一番,毁灭了战斗的痕迹。

  收拾完没一会儿,彤彤就性高彩烈的回来了,除了阿姨略有些不自然,我跟丹丹已经是个中老手,阿姨吃饭吃到一半,就借口身体不舒服,逃回了房间,看着阿姨一扭一扭离去的大屁股,想起了阿姨刚才的风骚的样子,我对下一次的激情碰撞开始迫不及待。

  本来我跟丹丹是夜夜春宵,自从被阿姨发现后,开始对这件事儿的安全性産生了怀疑,也许是心里有鬼,也可能是几天的疯狂让我的欲火稍稍平静,总之,彤彤回来的几天都没有在去丹丹的房间。

  没过几天,我就又忍不住了,有时去丹丹房间,有时去阿姨房间,但美中不的是,从那一次疯狂过后,丹丹倒是没什麽,阿姨却死活不同意再来一次那样的疯狂,令我很是苦恼,顶多就是去玩丹丹房间,在去阿姨房间,但这样我是不满足的,决定再调教阿姨一番,可是苦于没有机会。

  转眼一个月过去了,假期也即将结束,我们就要踏上归程,一个月来,我发现了阿姨的内心深处其实是有变态的黑暗面的,每次我疯狂的操她她时,一提到彤彤,她就会异乎寻常的兴奋,反应也会异乎寻常的激烈。

  今天丹丹拉着彤彤出去逛街,家里只剩我和阿姨两人,我就是要利用这一点来完成自己调教阿姨,让她逐渐迷失在性欲之中,不再反对大被同眠的野心。

  两人一走,我就偷偷溜进进了阿姨的房间,一进屋,就看见阿姨这个性感的尤物正拿着报纸看,我探身揽阿姨的腰,抱起阿姨,让她横坐在自己的腿上,擡头吻着她的脸颊和颧骨,还伸长了脖子,在她的耳垂儿上轻咬。

  「你怎麽没去逛街啊?她们没叫你?」

  「叫了,我不想去,怕面对彤彤!」

  「都这麽久了,还没习惯啊?」

  「唉呀……你这人……嗯……每次一有机会就……唉……」阿姨已经被亲的红云上脸了。

  「怎麽,不喜欢我这样?」我一只手隔着睡衣揉着女人丰满的大奶子,另一只手从她秋裤的后腰处伸了进去,把内裤按进了她的臀沟里。

  「不……不……不是不喜欢,就是……就是说你太……太色了……」阿姨闭上了眼睛。

  我把阿姨的睡衣和内衣一起脱了下来,紧接着是胸罩,用手颠了颠一只沈甸甸的大奶子,边揉捏着阿姨的奶子边说道:「宝贝儿,你看看你,小腹这麽的平坦,奶子又这麽翘挺,一点儿没有下垂,你真的是43岁吗?」说完就含住了一个乳头吸吮起来。(阿姨再有一次跟我爱爱的时候,无意间说起了自己的岁数)「啊……你……啊……嗯……等等……等等……」阿姨突然从我的身上蹦了下来,边走边说:「我先去趟洗手间……」她知道年轻的小情人会带给自己很强的高潮,怕自己的下面会有异味。

  看着她胸前那两团坚实的白肉随着走动而上下颠簸,我真是欲火中烧,但又要强行忍住,好戏还在后面呢。

  阿姨在洗手间里呆了很久,出来时就只穿了一条綉着白色花朵的藕荷色Hi-gh——CupBrief性感内裤,两条大腿的内侧还有未干透的水痕,看来是洗过了,阿姨双臂交叉着挡住胸前的美肉,低着头慢慢走到我身前,拉住我的一只手,像害羞的少女一般轻轻摇晃着我的胳膊。

  「小冤家……咱们……咱们到床上去吧……」我淫笑着站了起来,一把揽住她的细腰,将她拽到身前,疯狂的和她吻了很久,双手在她光滑的无缝内裤上又捏又揉。

  「宝贝儿,这麽急啊?看看都几点了,咱们先出去吃午饭吧。」「嗯……嗯……阿旭……我……我要……」阿姨右臂勾着我的脖子,双膝微曲,用自己的下身顶住我的一条腿,左手隔着长裤搓弄我的已然硬挺的阴茎。

  「我……我不饿……」

  「你不饿,我可饿了,你去不去,不去我走了。」我绝情的离开女人身体。

  「你……你好狠……」阿姨咬着嘴唇儿,半嗔半怒的看着她,自己的身体是熟透了的蜜桃,一旦体内的欲火被点燃了,哪是儿说灭就能灭的?

  「来吧,跟我一起去。」我拿出从丹丹那拿的一件黑色风衣和一条黑色的裤袜。

  「穿上让我看看。」

  「不。」阿姨转过身,她感到很委屈。

  「既然要出去,你还逗我干什麽?你自己去吧,我不去。」这是我跟认识阿姨这麽久第一次看阿姨耍小性儿,真是太诱人了,扔下了风衣,悄悄从口袋里掏出一根只有十厘米长的假阳具,尾巴上有一根电线,连着一个遥控器。

  我上前一步,一把将阿姨的内裤拉到了膝盖上面,左臂箍住她的腰,右手伸到前面,「噗!」的一声,就把假阳具插进了她已经很湿润的小骚逼里。

  「啊!阿旭……你……你干什麽?」阿姨两手抓住了我的手臂,垫起了脚尖儿。

  「不……不要……啊……阿旭……」我慢慢的向上推着假阳具,直到手掌完全和阿姨的阴户接触在一起,缓缓的揉动。

  「怎麽样?虽说没有你女婿我的粗长,但也可以先顶一阵吧?」听着女婿这两个字,我明显感到阿姨的身体一颤。

  「啊……你……你要怎麽样啊……啊……」阿姨抱住我的脖子,身体开始颤抖,她能清晰的感觉到自己阴道中的膣肉正毫无廉耻的纠缠住侵入的异物。

  「我来给你打扮打扮。」我吻着女人的香唇,把她抱了起来,横放在床上,将她的内裤提了起来,把遥控器别在内裤的裤腰处,又把开关打开了。

  「不许拿出来,要不然我会生气的,生气了我就不知道会不会把我们的关系告诉彤彤。」阿姨正要把自慰器拿出来,听到我的话,果真很听话,只是用双手抓紧了床单儿,还时不时的将屁股擡一下儿,因爲假阳具的头儿已经开始旋转了,搅动着阴道中的嫩肉,弄得阿姨淫水儿横流,快感也在不断加强,之间阿姨的呼吸越来越急促,脸上的红晕更浓。

  我死缠烂打让她穿上了裤袜和风衣,给阿姨带上墨镜,就要拉着她出门。

  「不……不要这样……啊……我这样不能出……出门儿的……」阿姨被半推半拉的到了外屋,我一松开手,她就立刻捂着小腹,弯下了腰。

  「嗯……」我强硬的拉着不停求饶的阿姨出了门,阿姨拗又拗不过我,只能双手挽住我的臂弯,把头靠在我的肩膀上,像是生病了一般,每走动一步,特别是下楼时,一迈腿,下阴就是一酥、一麻、一哆嗦。

  我和阿姨就这样到了楼下,来到了公交车站,幸亏没碰到熟人,要不然阿姨可就有的难堪了……不一会,公交来了,扶下了已经高潮过两次的阿姨上了车。

  阿姨就像是喝醉了酒一样,星眸朦胧,脸上也是红扑扑的,呼吸更是沈重,她自己连站都站不稳,只有在我的搂扶下才能勉强的行走。上了公交,我发现好多男人都目光不善的看着我,仿佛再骂:「妈的,小白脸,美女喝多了,就趁人之危。」一般,再看看她们的下体,不少都支起了帐篷。

  我看着人们的丑态,凑到阿姨耳边:「你自己不知道,你现在的样子简直风骚入骨。看看那边儿那个眼镜男,光是瞧你两眼就已经杠了。」阿姨擡起头,朝我所说的方向望去,果然朦朦胧胧的见到一个男人,她的裤裆处明显向前突起。

  「啊……」光是这麽一看,阿姨就又到了一次高潮,她能感觉到那个男人火辣的目光,知道她在用眼神猥琐自己,她感觉自己就像是被在大庭广衆之下扒光了,正和自己的女婿旁若无人的做爱、交媾一般,极强烈的羞耻感转变爲了更凶猛的变态快感,让她的子宫剧烈的收缩,脚下一软,险些摔倒。

  我连忙扶住她。我隔着裤袜抚摸着阿姨丰满的屁股,不一会儿就硬邦邦的,我抓起阿姨的双手,让她抓着上面的把手,一只手扶着阿姨的腰,用自己怒张的鸡巴隔着裤袜放到阿姨的屁股沟里,随着车的一摇一摆抽插着。

  另一只手若有若无的抚摸着阿姨的大奶子。车上好多男人看的支起了帐篷,可是我一看她们,她们就飞快的看向了别处。我把阿姨的一只手拿下来,让她用包遮住了自己的跨步,我扶在阿姨腰上的手,一下子伸了进去,拨开阿姨的小内裤,入手一片泥泞。

  「阿姨,是不是很兴奋啊?在大庭广衆下高潮?」「啊……阿旭……不要……好丢人……」说着脚下又是一软,我赶忙搂紧。

  「告诉我,你在想什麽。」

  「想……想……想和你……和你做爱……疯狂的做爱……求……求求你…」「哈哈哈,别急嘛,我的大宝贝儿,你叫我声老公,在答应我点事儿,我就带你回家操到到你哭爹喊娘的。」「好……好……老公……求求你了……什麽事儿都行……快点带我回家……求求你……你要我怎麽样……怎麽样都行……求求你……」本来我还想再调教阿姨一会儿的,让她在公交车上,在一帮陌生的男人面前被操到高潮,让她在陌生人面前高潮,却又不能声张,还要假装静雅,只要一顿饭的功夫,绝对能把她内心变态的一面全发掘出来,不过现在看来是没这个必要了……真没想到她会急成这样,看来不用再刺激她了,免得做的太过火儿,弄个偷鸡不成蚀把米。

  「好吧。可是你说的哦,我想怎麽样都行,可不准反悔,包括你跟丹丹一起服侍我?」「嗯……啊旭……快……快带我……带我回家……」听到我的应许,阿姨仿佛又有了力量,公交一到站,就拉着我下了车,打的回家。下车的时候,我仿佛看到了满车的男人对我投来了羡慕嫉妒恨的目光。

  到了家,我是直接把阿姨抱上楼的,绕过阿姨的房间,把她抱到了丹丹的房间,阿姨早就迷迷糊糊了,根本也不在意这是哪里,只要有床,有我的大鸡巴,没有陌生人,她就知足了。

  脱掉了阿姨的风衣,把她放上床,紧接着我就大声调笑道。

  「哇靠,怎麽跟尿了一样。」阿姨大腿内侧的裤袜全都是一片湿痕。

  「一定难受死了吧?」我说着就拉住了裤袜的腰口儿,一直扥到膝盖上面。

  「老公……老公……」本来在不停扭动屁股的阿姨突然坐了起来,手忙脚乱的拉着我的裤子,想要把我的扣子和拉链儿解开,可越是着急就越是手抖,费了半天劲也没达到目的。

  「啊……老公……痒死我了……怎麽……怎麽解不开啊……」我看阿姨都快哭出来了,也真有点心疼,自己脱下了裤子,把勃起的阴茎送到阿姨面前。

  「来吧,先给我嘬嘬。」阿姨紧紧的攥住那根铁棒,一口就含进了嘴里,脑袋拼命的前後活动,乌黑的秀发也随着飞扬起来。

  平常端庄的阿姨急色时的表情真是诱人得很,我觉得也到了该满足自己时候了,让她口交了两分锺,就一把将她推倒在床上。阿姨以爲我终于要干自己了,迫不及待的将湿透了的内裤脱到了大腿上。

  「老公,快来吧,人家要急死了。」说着就抓住假鸡巴后的电线,想把它抽出来。我马上拉住她的手腕儿,按到她的头顶,自己也扑上去,压住她的身体,把舌头挤进她的檀口中,疯狂的和她接吻,右手两根手指压在她的阴蒂上揉转。

  「唔……唔……」阿姨的身子就像出了水的鱼,剧烈的颤抖,屁股狂扭,纤腰也激情的向上供起。

  「啊……啊……大鸡巴老公……年轻的小老公……给我……」阿姨的左手用力的在我的後背上拍着,假鸡巴的旋转已经不能满足她了,她实在是等不了了。

  我嘿嘿一笑,抓起床头柜上的一管儿润滑液,是丹丹看我总是和她肛交特意买的,挤出一些涂在阴茎上,将女人扶起来,擡起她的屁股,一下儿就插入了她已被淫水儿浸透了的屁眼儿里。

  「天啊!啊……啊……爽死了……」被挑起欲火后,在不能得到满足的她突然被双重入侵,简直舒服的连灵魂都要出窍儿了,双手撑着床面,自觉的用肛门套动我硬邦邦的大鸡巴,带动假鸡巴後连着的遥控器直胡乱摇动,她脸上的表情淫荡之极,披头散发的大声淫叫。

  「老公……大鸡巴老公……你……你好大……好大的鸡巴……你要操死我了操死我了……」这是继上次淫乱之后,阿姨再一次这麽的开放,这麽的风骚的第二次,我晚上去阿姨房里的时候,阿姨总是压抑着自己,虽然也很配合,但从来不说淫言荡语。

  听着阿姨淫荡的叫床声,我的大鸡巴又怒张几分,我双手卡主阿姨的纤腰,疯狂的操弄阿姨的小屁眼儿。

  「啊……大鸡巴……啊……我……我要被你……啊……被你草死了……」而阿姨狭窄的体腔疯狂的挤弄我的大鸡巴,紧凑的感觉只有不停地操动才能解决,小嫩穴里假鸡巴的震动也隔着一层肉传了过来。双重的刺激让我陷入了疯狂,狠狠地肏干阿姨的屁眼儿。

  「嗯……用力……使劲儿的……搞我……操死我……操死我我……我才舒服啊……又……又来了……」接着,阿姨本来随着我的肏干而向后挺的的屁股不动了,人也摊在了床上,仿佛失去了所有的力气。

  「啊……爽死……爽死我了……好舒服……」而我并没有因爲阿姨高潮的到来而减慢我肏干她的速度,疯狂的抽插了几十下,肚子在阿姨的大屁股上撞得生疼,一股浓精射进了阿姨屁眼儿的深处。

  「阿姨,呼呼,想不到您平常这麽正经,一疯狂起来这麽开放。我操丹丹都没这麽爽过。」阿姨懒洋洋的躺在那里,听了我的话脸一红,但仿佛又下了什麽决心一般。

  「哎,阿旭,你叔叔常年不在家,我原来都不知道,原来那个可是这麽的舒服,原来看毛片解决,需要的时候,我总以爲她们演戏,看来是真的,我就学了口交什麽的,可是你叔叔每次都急急忙忙的进去,没两下就射了,我吊在空中,只好靠手淫解决需求,可是冷冰冰的玩意儿虽然有大小跟你的差不多的,但毕竟没有热度和速度。看到你跟丹丹做爱后,我一面是生气,竟然还不知羞耻的有些嫉妒。原来我还有点内疚,有点放不开,只要你答应我,千万不能让彤彤知道,也不要影响你们的生活,只要你不嫌我老,我就让你随便的玩儿吧!」「大宝宝儿,你的身材比一些二十多岁的女孩都不差,一点都不老,而且还很爽咧!」仿佛把憋在心里的话说出来了,阿姨一下子开心了很多。

  「小情人,我还想要,你还行吗?」说着,一把抓住我的鸡巴,媚眼如丝的看着我。

  「美人儿,我不把你操服了,我就一直操,来,帮我舔舔,把它弄直了。」


  【完】

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全球华人服务,受北美法律保护。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警告︰本站只适合18岁或以上人士观看。本网站内容可能令人反感!

切不可将本站的内容出售、出租、交给或借予年龄未满18岁的人士或将本网站内容向未满18岁人士出示、播放或放映。

如果您发现本站的某些影片内容不合适, 或者某些影片侵犯了您的的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影片。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蝴蝶谷伊人成人 伊人在线视频 h彩漫中文 综合网图片 狠狠干2017在线电一些真相你的至亲在关中你也不希望他们有事吧